中国对联论坛

查看: 1826|回复: 6

对话 辩论 释疑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5-7-6 20:14:10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对话  辩论  释疑
   
       @: 文武先生:您推荐的标准太松了。比如“寒庐佐酒听丝雨;”,显然作者并不理解佐酒意思,寒庐如何佐酒?喝一口酒啃一口柱子?整句前后也没有联系。还有“看透炎凉心淡漠;”缺乏积极的心态。推荐的对联在中国对联网首页都能看到,而浏览中国对联网的可不仅仅是论坛里的人,还有很多大家高人,他们看了会怎么看中国对联网的水平?请先生考虑。


       文武: 谢谢先生的留言和直言不讳。
       艺术鉴赏,见仁见智,古往今来,并没有一个确切的标准。“满眼生机转化钧,天工人巧日日新。预支五百年新意,到了千年又觉陈。”(清*赵翼《论诗》)意思是:大自然和人类社会不停地运动发展,“天工人巧”日新月异。新事物新思想层出不穷。即使预支五百年的新意作诗,到了一千年又觉得陈旧了。说明存在决定意识。人们只有用发展的眼光而不是静止的眼光去看事物,才能使自己的思想符合客观实际,写出有时代气息的好诗来。
      “佐酒”《汉典》最权威的解释是:
       一.1劝酒;陪同饮宴。 汉 枚乘 《七发》:“列坐纵酒,荡乐娱心。 景春 佐酒, 杜连 理音。”《汉书·高祖纪下》:“上还过 沛 ,留,置酒 沛 宫,悉召故人父老子弟佐酒。” 颜师古 注引 应劭 曰:“助行酒。” 明 冯梦龙 《智囊补·上智·楚庄王袁盎》:“ 苏慕恩 部落最强, 种世衡 尝夜与饮,出侍姬佐酒。”2.称劝酒的歌妓。 宋 曾慥 《类说·纪异记》:“ 高駢 镇 成都 ,命佐酒 薛涛 改一字令,曰:‘须得一字象形,又须逐韵。’公曰:‘口,有似没量斗。’ 涛 曰:‘川,有似三条椽。’公曰:‘奈何一条曲?’ 涛 曰:‘相公为 西川 节度使,尚使一没量斗,至於穷佐酒,有三条椽,内一条曲,又何足怪?’”
       二.就着菜肴把酒喝下去。
       出句:“寒庐佐酒听丝雨;”中的“佐酒”应该是“劝酒”的意思,而不是就着菜肴喝酒。寒庐中有谁劝酒,当然是好友或者说是知己。刘禹锡《陋室铭》有“谈笑有鸿儒,往来无白丁”。寒庐和陋室,应该是同一级别的住所。听雨大抵算是件极雅的事,而肯在寒庐中听雨者,绝非是“马后车前”的忙事人,也不是“追名逐利”的声利客,肯定也是雅人雅客。白居易《雨中招张司业宿》诗这样写道:
      “过夏衣香润,迎秋簟色鲜。斜支花石枕,卧咏蕊珠篇。泥泞非游日,阴沉好睡天。能来同宿否,听雨对床眠。”
       李商隐也有《宿骆氏亭寄怀崔雍、崔衮》诗:
      “竹坞无尘水槛清,相思迢递隔重城。秋阴不散霜飞晚,留得枯荷听雨声。”
       显而易见。说到这里,出句的意境已呼之欲出。如此雅人雅事,如此“良辰美景”,真可以称得上是“四美具,二难并”(王勃《滕王阁序》)了。
       淡漠,《汉典》的解释是:
      1.恬淡。《文子·上仁》:“非淡漠无以明德,非寧静无以致远。”《史记·屈原贾生列传》:“真人淡漠兮,独与道息。” 唐 吴筠《高士咏·原宪》:“ 原生 何淡漠,观妙自怡性。” 丁玲 《母亲》二:“她以前想慕过的田园生涯,想慕过的清闲淡漠的乡居,不正是这样吗?”
      2.冷淡,无热情。 清 和邦额 《夜谭随录·段公子》:“昨过 李氏 新阡,墓已宿草。我尚涕泗,而妹竟处之淡漠焉!” 茅盾《一个女性》三:“虽然她平日对于这个 何求 颇为淡漠,此时却也感激他。”
      3.犹淡薄。
      4.指模糊。
      不难看出,出句“看透炎凉心淡漠”,所指的是“恬淡”。而非其它三种解释。
      陶渊明看透官场炎凉挂冠而去,从此过上了简单而又幸福的生活。他在《归园田居》其二诗中这样描写自己的生活:
    “野外罕人事,穷巷寡轮鞅。白日掩荆扉,虚室绝尘想。时复墟曲中,披草共来往。相见无杂言,但道桑麻长。桑麻日已长,我土日已广。常恐霜霰至,零落同草莽。”
      苏轼一生的政治生涯在颠沛流离中度过,老年的他也是看透官场炎凉,写诗曰:“心似已灰之木,身如不系之舟。问汝平生功业,黄州惠州儋州。”这里不仅是淡漠,而且已是悲怆。
      “日日深杯酒满,朝朝小圃花开。自歌自舞自开怀,无拘无束无碍。青史几番春梦,黄泉多少奇才。不须计较与安排,领取而今现在。”(朱敦儒《西江月*日日深杯酒满》这也是看透炎凉后,一种淡漠的表现。
       而明代江南四大才子之首的唐寅,说的更加直接:
      “桃花坞里桃花庵,桃花庵里桃花仙; 桃花仙人种桃树,又摘桃花换酒钱。 酒醒只在花前坐,酒醉还来花下眠; 半醒半醉日复日,花落花开年复年。 但愿老死花酒间,不愿鞠躬车马前; 车尘马足贵者趣,酒盏花枝贫者缘。 若将富贵比贫贱,一在平地一在天; 若将贫贱比车马,他得驱驰我得闲。 世人笑我太疯癫,我笑世人看不穿; 不见五陵豪杰墓,无花无酒锄作田。”
       坦率地说,这些都是看透炎凉后的处事达人,他们的心境只剩下“恬淡”二字。而且他们对生活和人生的态度,在某些方面确实已经冷淡,但在其它方面一样坚持不懈地努力着。唐寅还有一首诗恰好证明了这一切:“不炼金丹不坐禅,不为商贾不耕田。闲来写幅丹青卖,不使人间造孽钱。”
        这种种的淡漠表现,我也有过亲身体会。去年我们部门主管准备推荐担任部门副主管。我一口回绝了。这种事后来我在想,如果是在五年前,或者是三年前,也许我就答应了,但现在“寡人”没有兴趣了,与其在一个不重要的位置上劳心费神的为他人作嫁衣裳,还不如节约点时间,干点自己喜欢的事情,一寸光阴一寸金呐,那里还浪费得起。这件事往俗了说,就是“看透炎凉心淡漠”,往雅了说就是“不作公卿,非无福命都缘懒;难成仙佛,为爱文章又恋花。”(袁枚自嘲联)
        因此 “淡漠”按当下人生活的看法和解释,不仅仅是“恬淡”,也是一种积极的玩世不恭,而非消极的醉生梦死。“淡漠”从某种语境来说是褒义,而非贬义。   
        鲁迅在评价《红楼梦》时说:“经学家看见《易》,道学家看见淫,才子看见缠绵,革命家看见排满,流言家看见宫闱秘。”可以断定,大多数看到“看透炎凉心淡漠”的师友们,绝不会因此就一蹶不振,随波逐流。正如一句话:
      “不同的境会产生不同的心态,而同样的境产生的心态不一定一样。”因此又接着说“佛法是安心之道,是求心不求境,遇到烦恼只能向内心寻求它的根源。内心得到大自在的修行者,无论遇到什么境遇,都不会受其挟制和役使;无论什么样的痛苦和伤害,都无所畏惧。在修行者的人生旅途上,内心是安乐的。实现了永久的理想,面对人世间的任何快乐无所羡慕,从而达到最高境界。”
       不要说是一个简单的出句,世间的万事万物,我们只要用积极地心态去看他们,就会看到一副绝妙词,一幅美轮美奂的壮丽图景。“曾有人说心随境转是凡人,境随心转是圣贤。我们即便做不得圣贤,最起码也要做信有定力的人。”诚哉斯言!
        我个人对对联的拙见,第一要义就是“造境”,也称“立意”,这是作为一副好联句的第一标准。至于其它的是或不是,对或不对,好或不好,就要看每一个的人艺术修为和各自的鉴赏能力了。
        实在是能力有限,啰嗦了这么多,不知道是否说到了点子上。但至少我也是真诚的,没有故意卖弄和闪烁其词之嫌。我只是在尽个人的能力去努力做事,并且在做事当中争取向那些楹联界的大咖们学习看齐。论坛是大家的,有什么问题我们都可以开诚布公地进行讨论。有疑问,有辩论,对论坛的发展才会有所推动。
        再次谢谢这位先生的留言,给了我这样一次畅所欲言的机会。为了不引起误会,我只好将你的网名隐去。不妥之处请原谅。顺祝夏安!{:soso_e181:}
邀请你加入群聊【每日一对】(277人)
欢迎大家加入微信交流群,添加我的微信:shuaxia 或 扫码加我,我将大家拉入到群里。添加时请注明:中国对联
发表于 2015-7-6 20:31:03 | 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一剑横空星斗寒 于 2015-7-6 20:58 编辑

谢谢文武的答疑,不必隐去我的名字,我是一剑,从不怕误会。对您的体贴和认真解疑,我还是满开心的
从您罗列的汉典的解释,我依然认为您的理解存在问题。个人看法,可以听取大家意见。
我的留言的重点是最后几句。握手!
发表于 2015-7-9 10:44:37 | 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爱吃糖的猫 于 2015-7-10 16:31 编辑

个人特别欣赏文武老师对论坛的辛勤付出。
也喜欢您的做事风格。

就 论坛飘蓝问题,其实个人感觉有凤求凰一个页面太多了,
也就让飘蓝失去了意义。

之前有此想法,但一直没提出,因为各版主之间联系尚乏,没有一个统一的意见。

我个人觉得:
飘蓝或者加精,应该适宜,简单的来说,比如一天不能多于十个或五个。好句太多,不能所有的都飘蓝,不然一页全部飘蓝了,那么就失去了飘蓝的作用。

所谓飘蓝的意义在于其是好句,有别于其他的句子。
很多时候,对于出句作者来说,自己的句子被飘蓝了,其实是很开心的一件事情,但对于天天被飘蓝就会让其觉得自己的句子真的好到一定程度了。

当然论坛好句多也是让人欣慰的,我不是否定您的尺寸,也不是否定大家的好句。我只是觉得飘蓝不宜太多。或者换个思路,就好比一级好句是加2-3分不漂蓝,二级好句是飘蓝加分,三级好句是飘蓝加粗加分方可推荐,等等。我这里只是个假设。具体做法还得各位版主商议。

以上纯属个人建议。

问候文武先生以及论坛各版主和联友,夏安。


发表于 2015-7-9 16:57:03 | 显示全部楼层
看了诸兄的留言,着实高兴,这里是大家的乐土,大家用心经营我只有“感动”两个字,文武兄和苏夏对论坛的用心,有目共睹,为国粹也好,为论坛也罢,也为了给联友营造一方乐土,付出了很多很多,我代表联友们由衷的表示感谢!
论坛加精,常规是1蓝2绿3红,红色等级最高,对于一剑兄的质疑,我也表示感谢!说明一剑兄对论坛有感情。但每个版主都有自己为论坛尽心处事风格,主题都是为了论坛的发展,子非鱼,如果一剑兄是版主会做的更好吗?疑人不用,用人不疑!我还是支持文武兄!我把板块重新做了调整,只要是为了论坛,每位版首怎么去做,怎么去管理,我都不会质疑!为论坛付出我只有默默地支持!别无二论!
感谢诸位师友对论坛的支持!
发表于 2015-7-10 08:32:10 | 显示全部楼层
1  建议版主间建一个版主QQ群,随时制定出相适应管理办法,以便于管理论坛。
2   无论版主还是新手,发言发帖都应以论坛大局为重,团结——才能打开良好的局面。不要赢了道理,输了感情。
 楼主| 发表于 2015-7-10 15:24:01 | 显示全部楼层
       关于飘蓝的问题,苏夏小靓妹的看法,其实也是我当初的想法,但经过仔细斟酌,感觉如果按加分、推荐、加蓝来区分联句的等级,未免有失公允,也会让一些只加分的句子有种不被看好的嫌疑。一位前辈作家曾说:如果把文学作品比作是一座座山的话,不能看谁是最高,只能看作是群峰对峙。这句话与其说是为文学创作中的各有千秋张目,不如说是在为文学鉴赏和发展,以及文学理论的探赜发微推波助澜。由此及彼,其实联句创作也是如此。我们不能说谁的联句是最好的,我们只能说这个联句很好。作家陈村说过一句近似于俏皮话的鉴赏性文字:“好书和好女子一样,你不能一五一十地说出它的短长,只有一种想与之亲近的冲动。”据俞文豹《吹剑录》云:“东坡在玉堂日,有幕士善歌,因问:‘我词何如柳七?’对曰:‘柳郎中词,只合十七八女郎,执红牙板,歌‘杨柳岸晓风残月’,学士词,须关西大汉,(执)铜琵琶,铁绰板,唱‘大江东去’。’”作为论坛,对每一位联友的联句,从关注,到加分、推荐、加蓝我们只要肯定一个出句的成功就行了,如果再去刻意地细分,表面上看似会热了一部分师友的心,必然也会冷了一部分师友的热心。悖逆了网站的宗旨和初衷。
       说实在话,飘蓝不是我的创意,在我未进论坛之前就有了,并且在我未被划入《凤求凰》板块管理之前,一直存在着;飘蓝也不是我们这个论坛才有,其它论坛也是如此。我知道一剑先生和苏夏小靓妹的意思——蓝色有点泛滥“成灾”了。但就这个话题,我必须还得多说几句。
       其实有些日子我看到飘蓝的情况,也有种“泛滥”的感觉,不过这种感觉很短暂,过多的还是欣喜和欣慰,毕竟一下子有了这么多好的出句——这也是“泛滥”的一个原因;第二个原因是加蓝的句子增加了关注度,大多数师友会选择先应对,缘于此,这些出句就被无形地集中了起来,汇聚在了第一页,猛一看显得“泛滥”了。当然可能还会有第三个原因,也就是一剑先生所说的对推荐的出句有点宽松,这一点我不敢说绝无仅有,但遗漏的没有被推荐的好的出句肯定也有。从推荐这些好的出句,可以让各位师友看到了我这个人的鉴赏能力的偏好,这也恰好说明了一个板块为什么要安排几个版主的原因。
       先前我也在其它网站逛过一圈,发现的问题是,凡是版主的出句无论是否精品,大家都是力捧,而新人的出句则被冷落。他们那些加“火”的出句,也没让人看到出彩的地方。这种看似热闹的偏心和误差,是一种误导,也失去了某种意义,不足取。在我们网站能经常看到飘蓝,我个人认为应该是好事而非坏事,实际上这也不是我的功劳,而是那些出句老师们的功劳;从另一个方面来看,也说明了在我们网站长期活跃着一批有很高联句艺术造诣的师友们。在这个群体中,除了版主还有很多新老师友。他们未必经常在线,但他们只要在线和有出句,几乎都是令人赏心悦目的字字珠玑。
       比如几位版主:像胡杨老师的博学,清水老师的厚重,悟能老师的大气,风一样爱恋老师的工整,三余老师的中正,梦难圆老师的情切,笑骂老师的奇崛,老苏童老师的工稳,苏夏小靓妹的唯美,纳然小靓妹的诗情画意……清风月影老师的俊逸,独孤九剑老师的疏朗,一片虚无老师的雅致……这里所提到的几位老师是出句比较多的,还有很多老师虽然出句比较少,但也早就是论坛的高手。比如松子老师,山间方竹老师,3956老师,蓝色妖姬老师,觉非老师,xiaoyisheng老师……另外一些新加入的师友,他们的联句,也多有出彩之句。再则说,新加入的师友,人家只是新来到这个地方,并不等于在对联艺术领域也是新手。所以我在加分时,只关注好的出句,不敢厚此薄彼,人为的划分群体。“几度见诗诗总好,及观标格过于诗。平生不解藏人善,到处逢人说项斯。”(杨敬之《赠项斯》)如果我们身边的每一个人都能做到逢人说项,李林甫的“野无遗贤”就不是诳语,而是真言。
       借用成都望江楼的一副楹联来结束这段对话:
       层楼高百尺,到最上头放开眼界,只看我玉垒浮云,锦江春色;
       往事越千年,是真才子自有胸怀,那管他儒臣持笔,诗史题吟。

       在此顺祝各位师友工作顺意,生活快乐!{:soso_e183:}
发表于 2015-7-10 16:11:49 | 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爱吃糖的猫 于 2015-7-11 10:57 编辑

首先论坛有好句是很欣慰的一件事情。

其实就飘蓝问题,我是很赞同的。
飘蓝在于其是好句,也能增加关注度。

文武老师的工作态度严谨认真,这一点我一直是很钦佩的。

其实对于好句来说,不是说要分个三六九等,

毕竟每个人心目的“好”的概念都是不同的,所以也没必要分出几等好。

最后呢,我并不是说要放弃飘蓝,您可能误会了我的意思,
上面说到换个思路,并不是说飘蓝不正确,那里只是我随口说的一个假设,不是关键。
每个论坛都有,这个方法其实是很好的,我一直是赞同的。

另外对于我个人来说,对联从来不是看人的,每个人只要用心都能写出好联来。引用文武老师的话就是“只关注好的出句,不敢厚此薄彼,人为的划分群体。”

祝大家开心。


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手机版|Archiver|中国对联论坛 ( 黔ICP备16005182号-1

GMT+8, 2019-2-20 21:12 , Processed in 0.171875 second(s), 28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2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
微信扫一扫二维码
关注中国对联网微信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