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对联论坛

查看: 121|回复: 4

【贵州名贤录】之抗日名将胡一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7-7-23 23:20:20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出句
出句属性: 下联
自 对 句: -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守土有责,罗店石牌称猛将;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忧国成病,乐山蜀水黯消魂。
 楼主| 发表于 2017-7-23 23:20:55 | 显示全部楼层
胡一,字维一,原名朝基。1903年农历十月初四生于贵州安顺北郊王家庄。自幼身体健壮,聪慧好学,十二岁离家考入贵阳达德中学,品学兼优。一年后以备取考入贵州优级师范学校,入学以后聪颍过人且极度勤奋,学期成绩经常名列前茅。毕业后,黄埔军校派员来贵阳招生,考入黄埔第四期。毕业后参与北伐战争,由排长升连长。1931年东渡日本入士官学校深造。回国后1934年又考入国民党陆军大学。三年毕业,正值“七七”事变后,抗日战争全面爆发,胡一任第九集团军第九十八师二九二旅五八四团团长,旅参谋主任,转战全国各大小战场。
胡一曾参加淞沪“八、一三”战役,杀敌英勇,升代旅长。
后参加台儿庄及江西吉安一带战役,并曾率部在湖北山斗坪布防,捍卫陪都重庆江防大门,为祖国存亡和民族尊严屡建战功。先后出任十九集团军高级参谋、第九十八军十一师副师长、中央陆军军官学校第六分校(广西桂林)教育处长、四川涪陵西师管区司令、青年军二0四师六一0少将团长、二0四师师长(驻四川万县)等职。
   抗日战争胜利后调任陆军整编第九十八旅旅长(驻四川乐山)。1948年8月该旅恢复原九十八师番号,任师长。部队驻防陕西安康、湖北襄樊一带。1949年胡一任七十九军少将副军长,12月回乐山养伤。该军于12月21日在四川什邡起义,胡一于1954年1月归队,继续担任起义后的七十九军副军长。
在成都曾与其它起义将领受到贺龙元帅的接见。
1954年5月屈死于四川乐山。
[忧国成病]切胡将军任职79军副军长期间伤病复发,回乐山养病,此时正值国共内战末期。
[乐山蜀水]指乐山境内的岷江.青衣江.大渡河,乐山大佛建于三江交汇处。此借指胡将军1954年5月屈死于乐山。
[罗店]即淞沪抗战之罗店争夺战,胡一时任第98师292旅584团团长。
[石牌]切石牌保卫战,胡一时任98军11师副师长,师长胡琏。该师乃蒋嫡系王牌。
 楼主| 发表于 2017-7-23 23:21:16 | 显示全部楼层
石牌要塞防卫战
黄埔六期 王元直回忆
   
抗日战争时期的1943年,我任第18军11师参谋长。当时11师担负石牌要塞防卫任务。石牌位于长江进人川鄂交界翟塘峡南岸,系进入大后方之要道。重峦叠嶂,易守难攻,但山地多系硬质石岩,增加了炮弹爆炸的杀伤力。
   
11师师长是四期同学胡琏,副师长胡一,参谋主任张慕贤和全部参谋,以及半数以上队职军官都是黄埔同学。当时国共合作抗日,有一种新的活力注入政治工作中。胡琏同学除在军事指挥上有极好才能外,他尤其注重对部队的爱国主义和民族团结教育,所以官兵士气极为旺盛,都欲手刃倭寇,收复失地。
   
1943年,鄂西会战石牌战斗打响前夕,蒋介石以电话向胡琏了解要塞守卫情况,胡答以一切部署皆已妥善,士气很旺,上下抱定誓与阵地共存亡,“不成功便成仁”决心。
   
通完电话后,胡琏师长随即与各同仁齐表决心,并各自写好遗书。他本人当场从胸前袋内掏出两支钢笔,一红一蓝,对我说:“红是相思,蓝是纯洁”。随即命干事刘兢天手持红色钢笔和家书立刻离开阵地,并告以若要塞不幸陷落,即向我们家属报信,钢笔留交其夫人以作纪念。
   
战斗打响第一天,我一线阵地有几处被敌突破,当即组织部队不断反击,战斗至为惨烈,在肉搏中,我官兵有和敌抱成一团坠崖身亡者。敌连续猛烈进攻,都被我英勇官兵奋勇击退。敌军欲夺我石牌要塞的企图终未得逞,为掩护其残余部队逃命,竞不顾国际公法,疯狂使用糜烂性毒气,幸巧那时正逢大雨,我官兵方未遭到严重损伤。
   
战役结束后,军、师长都被授了“青天自日勋章”,军、师参谋长也各得了一枚奖章。当局还组织了一大型慰问团来前线慰问,其中有位新华社记者陆诒先生,当时我很想和他单独谈话,讨论抗战形势和国家前途,可惜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,未能如愿,至今尚感非常遗憾。
 楼主| 发表于 2017-7-23 23:21:42 | 显示全部楼层
被遗忘的国军精锐——青年军
青年军是国民政府在抗战末期所建立的一支政治性很强的军队。早在一九四三年,在大规模号召知识青年从军之前,为了补充驻印军的特种兵(如汽车团、炮兵团等技术性要求较高的兵种),曾由个别新兵补训处招收一些知识青年,成立了几个团,陆续空运到印度去。一九四四年日寇由湖南长驱直入,经广西到达贵州边境,重庆震动。为应付当时的局势,蒋介石提出“一寸河山一寸血,十万青年十万军”的口号,号召知识青年从军,并成立“知识青年从军征集委员会”,亲自担任主任委员,党、团、军、政各方面负责人及各大学校长、社会名流等担任委员,蒋经国也是委员一。
1944年,日本已经在太平洋战场节节败退,中国战场已经从43年起转入反攻阶段日本军队在中国南方发动的豫湘桂战役,已经是拼凑起来的非精锐部队。
而接收了绝大部分国际军事援助物资,特别是美式装备的国民党军队,“陪都重庆,面临威胁,政府打算必要时,迁都西康。”,在这样的情况下,蒋介石发出“战争总动员”,发出“一寸山河一寸血,十万青年十万军”的号召,这就是这句“一寸山河一寸血”的由来。
青年军成立初期的各师师长是:二○一师戴之奇,二○二师罗泽闿,二○三师锺彬,二○四师覃异之,二○五师刘安棋,二○六师杨彬,二○七师罗又伦,二○八师黄珍吾,二○九师温鸣剑。
青年军训练总监罗卓英是陈诚的重要助手,副监兼东南分监黄维是陈诚的亲信干部。各师的主要官佐不少是陈系的人,以二○四师为例:副师长吴啸亚是陈的小同乡;参谋长唐肇谟、参谋处长卢庆善、六一○团团长胡一、六一一团团长黄绶绅、六一二团团长蓝啸声,山炮营、野炮营、工兵营的营长等,都是十八军(陈的基本部队)系统的人。政工人员则以蒋经国领导的三青团中央干校学员为骨干,把大专学校从军的青年集中起来,成立“青年军政工干部训练班”,蒋经国任班主任,训练为期一个月。第一期一九四五年十二月开学,一九四六年一月结业,约一千人。训练班设在三青团中央干校内,工作干部完全由干校人员兼任。干训班的教育,基本上搬用赣南“江西青干班”那一套。蒋经国常常与青年一道活动,特别令人注目的是,他往往在寒冷的早晨,光着膀子带青年们跑步。他这种作风,当时曾博得青年人的好感。
政工班名义上虽属总监部领导,实际上除经费补给由总监部转发外,一切都是自搞一套。青年军成立政治部时,由蒋经国任中将主任。各师政治部主任,除余纪忠、范魁书(蒋经国的亲信)有实权外,大多数都是挂名的,实际工作由他的亲信副主任负责,如二○四师政治部主任刘炳黎(复兴社分子)是教授,除到各团作政治讲演外,一切具体工作都由副主任洪长铭掌握。各团督导员及师政治部组训科长、总干事等主要干部,均由三青团中央干校研究部学员担任。一般连级政工干部,则由政工班结业学员担任。从青年军的人事实排,已经初步看出“蒋介石——陈诚——蒋经国”的布局。有人说青年军是蒋经国登上政治舞台、准备接班的一股政治力量,这种说法不无道理。
蒋经国在青年军的政治工作,主要抓以下几点:一、通过康乐活动(文体活动)使政工干部与士兵打成一片(团有俱乐部、连有康乐室),二、通过小组活动,了解士兵的思想情况;三、逐步在士兵中培养爪牙。具体作法是:从每班士兵中各选出一二名,组成全团“小组长训练班”,由团督导员亲自负责,在师政治部协助下,经过一个月的训练后,回到各连任学习小组长;师政治部从每排士兵中各选出一名或二名,组成师“康乐干部训练班”,经过一个月的训练,回连协助连训导员搞康乐活动。以上这些经过短期训练的士兵,后来大多数成了蒋经国在青年军士兵中的骨干分子。
[ 转自铁血社区 http://bbs.tiexue.net/ ]
一九四五年九月日寇投降后,蒋介石最初决定把二○八师、二○九师合编为三十一军,由黄维任军长,开到杭州集中;二○四师、二○五师合编为第六军,由刘安棋任军长,开到粤汉路护路;二○二师、二○三师合编为第九军,开到沪宁路护路。不久又把第三十一军整编为二○八师,由吴啸亚任师长;第六军整编为二○五师,由覃异之任师长;锺彬军整编为二○二师,由罗泽闿任师长。
 楼主| 发表于 2017-7-23 23:22:14 | 显示全部楼层
罗店争夺战
罗店争夺战是在淞沪会战第一阶段作战中,中国军队在杨树浦、宝山、吴淞、刘行、罗店、浏河多处与日军展开血战,官兵们不怕牺牲、视死如归,以血肉之躯铸成抵抗敌人的万里长城,实践他们杀敌报国的豪迈誓言。其中打得最有名也最惨烈的当属罗店争夺战,这场双方你来我往的拉锯战,就其激烈程度而言,丝毫不亚于第一次世界大战以来的任何一场战役,堪称名副其实的"血肉磨坊"。
8月24日18时,罗卓英向第18军所属部队发布进攻命令:第98师(附炮兵1个连)由刘行向宝山--狮子林之线攻击前进,主力保持于左;第11师(附炮兵1个连)由罗店及其西南地区向月浦、狮子林、石洞口之线攻击前进,攻占月浦、狮子林后,以主力由月浦镇向石洞口、川沙口攻击;第67师以1个旅协助刘尚志第56师守卫浏河阵地,主力控制于罗店,另以一部向沈家桥附近前进,掩护第11师左侧安全。
8月25日凌晨,第67师201旅在旅长蔡炳炎带领下奉命向陆家宅之日军第11师团一部3000余人发动攻击,士兵们勇猛冲击,一往无前,杀敌无算。未几,敌大队人马涌到,两军你来我往,好一场大厮杀。日军依然是重炮、飞机开路,步兵紧随其后冲锋,我抗日官兵殊死相拒,一时间,阵地上硝烟弥漫,枪炮声、喊杀声响彻天地。激战中,蔡炳炎旅长向全旅官兵立下军令:
"本旅将士,誓与阵地共存亡,前进者生,后退者死,其各凌遵!"
战至午后,全旅伤亡殆尽,402团团长李维藩及多数营、连、排长阵亡,蔡炳炎情急之下率领惟一的特务排和1个营杀入敌阵,正当此时,一发子弹飞来贯穿蔡旅长的胸部,当即倒下,牺牲之前兀自扬手高呼:"前进!前进!"
当晚9时,在南京的蒋介石闻丢失罗店,电令第18军军长罗卓英:
一、今晚必须收复罗店,占领罗店后,即在罗店附近构筑野战工事,一面在淑里桥、南长沟、封家沟构筑据点工事;
二、第11师、98师仍照预定目标攻击前进;
三、第14师留一团在太仓,一团在福山口构筑工事,主力今夜应向嘉定、罗店推进;
四、第61师在大场、杨行一带赶筑工事。
8月27日,战况更趋惨烈。当夜,罗卓英调集部队由月浦、新镇、罗店、蒲家庙之线继续向登陆日军冲击,日军主力第11师团以大炮、飞机、坦克应战,小小的罗店再度被炮声、杀声淹没,双方来回拉锯,反复冲杀。白天是日军逞威的时候,飞机、大炮、坦克齐上阵,把中国军队阵地前变成一片火海,守军只好退出阵地。夜晚则是我军大好反攻时机,趁着敌人优势装备无法发挥威力,一阵猛打撵出敌军,夺回白天丢失的阵地。日军进攻往往从天蒙蒙亮即开始,先以飞机轰炸为前奏,稍后即退去,再从己方阵地升起载人观测气球,引导海军及炮兵实施二次炮击,最后坦克掩护步兵推进。我军白天躲于棉花地,夜间控断公路,埋设地雷和集捆手榴弹,设置障碍物并伏于两侧,待敌坦克出来受阻于障碍物之际,与后面步兵展开贴身肉搏。这种战法不失为聪明,屡收奇效。
同罗店之敌第11师团展开对峙的我军主力为彭善的第11师和李树森的第67师,两个师携手战斗,轮番上阵,业已坚守5昼夜之久,无数次打退日军进攻。在给敌以重创的同时,两个师的官兵更承受巨大的伤亡,数字达到令人惊骇的地步。相继阵亡1个旅长、2个团长,营、连、排一级的军官战死更是数不胜数,第67师师长李树森将军也负重伤,无法继续指挥,从德国紧急应召归国的黄维火线接过了师长指挥鞭。
战斗还在继续,日军在后继部队到来之后发动更猛烈的攻势,炮弹铺天盖地,雨点一般泼洒向守军阵地,炮火所到之处烈焰升腾,血肉横飞。中国守军拼死对垒,子弹打完了,就冲出战壕与敌白刃格斗,坦克上来了,身上绑着手榴弹冲过去与之同归于尽。双方都死伤累累,日军每前进一步也要付出惨重代价。
28日,坚守罗店的中国军队与敌连日激战后,因伤亡过大,阵地被敌突破。29日,黄维率第67师重新夺回,受到敌人强大火力轰击,尚未站稳又被迫撤出,罗店终告陷落敌手。此后,双方争夺重点转向罗店外围,你攻我守,你守我攻,激烈程度有增无减,胶着对战一刻也未停止。
如果说第一次世界大战中的凡尔登是一架"绞肉机",淞沪会战中的罗店则是一座不折不扣的"血肉磨房":尸积如山,血流成河,整个城镇片瓦无存,惟余焦土,惨酷之状,不忍卒睹。
  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手机版|Archiver|中国对联论坛 ( 黔ICP备16005182号-1

GMT+8, 2017-12-18 09:23 , Processed in 0.093750 second(s), 24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2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
微信扫一扫二维码
关注中国对联网微信号